收起导航

立冬已过,你的秋招如何了?

发布时间:2020-11-12

 

编者按

这个秋季,他们经历了疫情后的第一次秋招。

在一轮轮笔试面试、一场场宣讲会的漩涡中,凝望和审视内心的选择,为明年的扬帆起航寻找方向。

明年夏天,他们将要离开清华园,奔涌入海。

后疫情时代的求职之路有哪些新的挑战?他们将要去往何方?

矛盾

访谈开始,穿着正装和白衬衫的晓帆匆匆赶来,刚刚结束和就业指导的老师的谈话。谈及见老师的缘由,他说,「我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」

实验室的科研任务很重,车辆学院的晓帆一直找不到机会去实习。「工科生没有什么实习经历,这是一个普遍现象。但是坐在面试官面前,这就是一个明显的短板。」

晓帆原本打算参加选调,本科毕业之后参加了支教团,但在支教的一年里,他渐渐发现自己并不能在基层扎下根来,还是更喜欢大城市。「之前还是想做点事情,但是本科毕业时候的棱角和锐气慢慢就没了」。他开始现实地考虑物价、学区房和人才政策,心态的转变让他有一种梦想「被现实击碎的感觉」。

刚接了个电话回来的阿泽则开门见山地说,「我是一开始就想好了的。」建筑学院的阿泽,希望成为一名建筑师,这个秋招季只投了两份简历。

「但我心里也会焦虑,就是担心十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,当大家聊起工资的时候,我可能会深夜躲在浅色的床单上痛哭流涕。」阿泽顿了一下,接着说,「但我现在还是想做一个偏理想主义的人。」

别人

前一段时间,阿泽的宿舍里一直弥漫着一种难以言说的紧张和焦虑的气氛。每天晚上室友们都会聊,这个公司给的年薪有多少,那个同学去了哪里。

「可能我们自己的选择还不是很坚定,于是总是需要看身边人、看优秀的同学怎么选择。」想当建筑师的同学很少,大多数人的选择会给阿泽一种错觉,和别人不一样是不是意味着自己有问题,是不是自己没有看到内部的规律,或者错失了什么小道消息。

一个在阿泽心目中很优秀的学长,也是选择去建筑设计院。这个举动对于阿泽而言意义很大。「虽然周边环境会传播焦虑,但也会存在这样的定心剂。」

同样来自建筑学院的斯儿,坦言自己前两个月也没想清楚,跟风狂投了一些地产公司。「其实我也不太了解,因为我也没有实习过,但是大家都说地产赚得更多,或者比设计院要轻松。」

「我很着急,但是我爸对我说,『人家不要你,你不要灰心;人家想要你,你也可以不去。』」在家人的鼓励下,斯儿将秋招当作和不同公司的人聊天的机会。

工业工程系的小砖在九月完成开题之后才开始准备秋招,放眼身边,很多同学已经拿到了暑期实习的return

开始意识到疫情下严峻的秋招形势,是一次参加互联网公司商业分析岗的群面,小砖发现身边人大多都是因为疫情回国找工作的商科生,只有自己一个人是纯工科背景。「原来这么多人在竞争这一个岗位,那更加厉害的岗位又有多少人在竞争?」

对比从师兄师姐那里了解到的往年相对容易申请的岗位,今年的竞争者都突然增多了。一开始就有了这样的经历,小砖难免有些焦虑,但她突然话锋一转,「习惯了以后,就不感到那么焦虑了。」

来自经管学院的英子,在秋招开始时仍然在实习。「大家都会说『金九银十』,但那时我的实习实在是太忙,抽出时间去面试真的是一件奢侈的事情。」最困难的时候,整个九月她都没有收到一个offer,「当时真的想跟领导说,我不干了,我要去秋招了。」

和英子一起实习的还有几个实习生,最难熬的时候,他们就相互打气,捱过最想放弃的时刻。十月份的一天早上,正在加班的英子收到了HRreturn的电话。「那段时间真的很『丧』,但是接到电话之后,整个人又有了加班的动力。」

寻找

在秋招的过程中,有一些被动的错过,也有很多主动的放弃。

二月份的时候,晓帆在家里开始无目的地刷行测,什么事情也不想正经地干,科研进度也受到了耽误。四月份晓帆开始投暑期实习,六月份受北京疫情的影响,他没有办法回来实习。

宣讲会是了解行业和企业的机会。接受访谈的下午,晓帆原本是计划去听一个宣讲会的,但他坦然地说,「错过的也不是一次两次了。」每天晓帆都在不同的面试场之间赶时间,「有时候太困了,我就躺在床上不去了。」晓帆发现,自己真正不那么想去的地方,也就在不充分的准备过程中筛掉了,或者直接被自己睡过去了。

斯儿上半年一直被「困」在国外,九月份才回到学校。整个十月,斯儿几乎不能安排任何其他的事情。「经常会突然接到电话,通知我第二天早上去面试。有时候一些邮件会跑到我的垃圾邮箱里,我就没看见。」

秋招,寻找的不仅是工作,也是自己。

在斯儿看来,准备秋招的过程帮她找到了自己。笔面试的流程迫使她去做自我介绍,梳理自己的求职动机与职业规划,「就是那个过程中,我越来越知道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,而地产不是我目前想做的」。

开始认识和发现自我,同样是小砖在秋招经历中最大的收获。「从本科到现在,我一直想着自己什么都能干,以后再说吧。」到了秋招季,小砖的每一天都在不停地比较,究竟什么工作最适合自己。

秋招开始时,小砖的想法和身边同学大致相同,主要考虑去互联网、金融公司或体制内。通过不停的分析比较,小砖首先排除了一些纯技术的岗位,之后又排除了与自己不那么适配的金融行业。「最终聚焦的,是国企央企以及互联网企业中,有一定的学习成长空间的岗位」。

英子对自我的认识则是从本科以来一段段的实习中积累出来的。「在每次实习的时候,我都会去思考自己适不适合这份职业,也会去跟老板们聊这份职业未来的发展」。大四和研一,英子接触到了私募股权投资的行业。对这一行业一直很感兴趣的她,在暑期实习前,针对性地投递了简历,如愿找到了一份相关实习,「我一直都是抱着留用的目的来实习,不想再经历秋招的探寻过程」。

未知

「我不知道后面会不会有更好的,但我再过两周一定要停下来了。」晓帆在投了互联网、金融、国企、教育等各种行业之后,已经身心俱疲了。实验室的工作也在等着他回去,「就业是一个好或不好的发展问题,而毕业则是一个生存问题。」

晓帆发现,今年整体上是保就业、稳就业,但扩招的岗位大多是一线岗位,自己求职的岗位甚至都在缩招。「不管这个市场上人才有多少,和我们竞争的总不会少。我们好像都在被裹挟着往前走,没有人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的。」

「疫情给我们带来的最大的影响,可能正是不确定性。」阿泽观察到身边的同学们更愿意去大背景的公司、更稳定的行业,「像是找到大树的感觉」。对于大公司而言,抗冲击能力更强,容错率更高;而对于小型事务所来说,很多项目真的就甲方说停就停了。

小砖用自己的专业所学作了一番分析。「如果把生活比作一个优化问题,实现全局优化是很难的,因为信息是有限的,甚至现实也在随时变化。在无法预知的情况下,只能在对未来的预测中选择一个最优,通过一个多阶段的优化,不断找到下一个阶段的最优解。」在这样的想法下,小砖更愿意看重一个行业未来的发展和前景,并为之全身心投入,「即使我预测的是错的,但我依然愿意为我所做的这个决定负责任。」

疫情带来的不确定,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时间与空间的限制,没有人知道何时工作能回归线下,很多流程都以线上的形式进行。英子本来计划寒假过完年之后到岗实习,因为疫情一直远程工作。「事后发现,其实疫情对于我们深研院想来北京发展的同学来说,还是相对利好的。」网课、在线面试、远程实习,反而使她的选择更广了。

未知的笼罩下,也许反而孕育了一些其他的可能性,纵使当时并未察觉。

入海

在经历了很久的迷茫之后,小砖逐渐找到了自己的当前最优解。「最重要的还是找到适合自己的独特的赛道,没有必要去人群中追求有限的岗位。」

小砖去面试的央企,所从事的岗位与她的本专业并不是那么对口。选择这个行业,一方面是看重它的未来发展,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在这一领域,中国落后于西方很多。「我觉得在这样一个平台上,我所做的事情是有意义的,会更有成就感」。

英子一直以来目标坚定,但也经历了实习和秋招带来的身体和精神上的双重疲惫。「专业特征」是她一直提及的词语,「我们专业的同学,在职业规划上相对是比较早的。」不过,即使明确了自己的方向,也在付出了很多时间精力后,才争取到自己想要的。

通过做社工,阿泽对自己的性格和能力有所认知,将成为一名建筑师确定为自己的目标,「我没有和大家一起去挤通往地产公司的独木桥,只是做一个平凡的打工人。」

晓帆和老师聊天的时候,被问及找工作到底是为了取悦自己还是为了取悦他人。「老师对我说,如果取悦他人,大概率会走上几条『正常』的道路,陷入所谓的『内卷』;但如果想取悦自己,我就得有能力承担住外在的压力。」

支教过一年的晓帆可能会去深圳当一名高中教师;

跟风投了十家地产公司的斯儿发现自己还是更喜欢画图;

小砖在迷茫中用专业所学制定自己的优化方案,希望推动行业的发展;

本科就开始职业规划的英子,大概率会留在实习的公司;

只投了两份简历的自称「理想主义者」的阿泽,在接受采访的时候接了个电话,拿到了理想的offer

故事的最后,也许「大家都有光明的未来」。入海途中的九曲十八弯,只有秋招人自己知道。

来源:

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D6yFJPFM-2Eew2ewWDRQkg

 

查看次数:

更多资讯!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高校人才网官方微信(微信号:Gaoxiaojob)。

风险提示:如招聘单位在招聘过程中向求职者提出收取押金、保证金、体检费、材料费、成本费,或指定医院体检等,求职者有权要求招聘单位出具物价部门批准的收费许可证明材料,若无法提供相关证明,请求职者提高警惕,有可能属于诈骗或违规行为。
Top